详细内容

產業扶貧如何長效?——浙江“藍莓扶貧模式”觀察

6月20日,來自四川各地的200余名代表,前往巴中市通江縣參觀考察龍池谷藍莓產業園。在騾子坡和朽石坎兩個基地里,紫色的藍莓沉甸甸地掛滿了枝頭。這種其貌不揚的藍莓,每畝產量能夠達到2000到5000斤,按20年投入與產出測算,每年每畝原料果凈收益達6000元以上。

這還是按照最保守的口徑:每畝產量2000斤、最低收購價每公斤10元計算,而且還不包括鮮果銷售、休閑采摘等收入時。代表們聽后,都異常興奮,表示要馬上將這一模式引回當地,幫助貧困戶脫貧致富。

在農產品普遍過剩的今天,怎么還有一種產品不僅高產,而且高價;不僅有人供種,還負責全程技術指導;不僅最低價全部保障收購,而且可以提供金融服務。這種異想天開的好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東西對口,浙川攜手

 

原來,浙江和四川是東西對口扶貧省份。如何支持建設一批貧困人口參與度高的特色產業基地,切實抓好產業扶貧協作,帶動促進貧困群眾就業增收?去年10月18日,浙江和四川兩省供銷社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決定從藍莓產業切入,打造“藍美1號”原料基地、育苗基地、休閑采摘基地、藍莓凍果和衍生品加工銷售在內的藍莓全產業鏈。

2.jpg

一個月后,四川省藍之美農業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該公司由浙川兩省供銷社共同投資,注冊資金1000萬元。根據計劃,公司將用三年時間,在四川建設完成20萬畝“藍美1號”原料基地,可直接解決4000人長期就業,幫扶60萬人脫貧增收。同時,該平臺計劃配套建設10條藍莓凍果生產線,預計可提供約2000個就業崗位,每年為地方財政貢獻約2.5億元稅收。

2019年春節前,天寒地凍時分,在四川北川羌族自治縣漩坪鄉敏溪村藍莓產業示范園內,兩地領導宣布藍莓產業扶貧項目正式開工,并共同種下藍莓樹。

為了推進這一產業扶貧項目,浙江省供銷社主任邵峰數度飛往四川。這個曾經擔任浙江省扶貧辦主任多年的學者型領導,對扶貧工作不僅有著深厚的感情,而且有著深入的研究。他希望通過藍莓產業的扶貧,探索出一種能夠持續有效的扶貧模式。

但是,藍莓產業前景究竟如何,會不會也面臨“一種就多”的困境,又能否擔當起扶貧產業的重任?作為政治意義重大的扶貧項目,邵峰不能不進行慎重決策。

 

依托龍頭企業扶貧

 

浙江諸暨有個叫楊曙方的人,在旅美國期間,就發現北美人非常熱愛藍莓這種產品,在中國國內卻很難看到其蹤影,于是開始關注起這個產業。

這一關注不要緊,楊曙方卻發現了巨大商機:藍莓作為一種口感好、營養豐富的水果,市場需求巨大,現有的產量根本滿足不了消費市場。據統計,截止2018年底,全球藍莓栽培面積總計450多萬畝,我國則只有70萬畝,產量18萬噸。而且藍莓的果漿和凍果還是食品、飲料保健品、化妝品、藥品的重要原料,每年缺口同樣巨大。

那么,這么好的產業,人們為什么沒有大力去發展呢?一番調查后,楊曙方了解到,一是產業定位有偏差:大家都把藍莓作為水果進行鮮銷,因此精深配套加工的研究遠遠滯后。而鮮銷因為集中上市,又很容易形成滯銷;二是品種結構不合理,目前品種都從國外引進,本土適應性差,產量普遍較低;三是組織化程度和技術服務水平不高,造成種植管理水平較低。

1.jpg

楊曙方成立“藍美公司”,開始進軍藍莓產業。他從品種研發開始,專心致志,用了十年時間,終于培育出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藍美1號”。該品種不僅口感甚佳,而且花青素含量比國外其它品種高出好幾倍。除此之外,栽培受地勢和土壤深度影響較小,管理也比較簡單,抗病性強、成活率高、產量也很高,是不可多得的優良品種。

與此同時,公司與中科院、浙江大學等機構合作,開展精深加工技術研究,構建起“全果利用”的解決方案,一共開發出9大系列、30多個藍莓加工延伸品。特別值得一提的是,“藍美1號”的花青素含量是其它品種的7到10倍,而且花色苷組成部分與歐洲越橘完全一致,是提取藥用花青素的優質原料。

楊曙方由此眼睛一亮,他覺得找到了大規模商業化推廣的可能:一方面,可以與農戶簽署保障收購合同,以此推廣藍莓組培苗,另一方面,回收的藍莓則可以加工成各種延伸品,尤其是提取花青素原料,出售給藥廠。

但楊曙方很快碰到了困難:公司發動了諸多小主體種植,因為規模小且區域分散,導致公司服務成本居高不下。因此,他的推廣方案盡管看上去完美,但進展緩慢。楊曙方深深感覺,“藍美”缺乏一個強有力的組織體系支撐。

正在此時,浙江省供銷社出現了。在邵峰主任看來,藍莓是綠色產業、健康產業、高效產業,也是共富產業。通過供銷社的組織優勢,完全可以將藍莓作為扶貧產業,在全國各地進行大規模推廣。最關鍵的是,這里有“藍美”這樣一個市場主體可以發揮作用。

楊曙方和邵峰一拍即合。浙江省供銷社很快入股“藍美”公司,成為第二大股東。

 

共同構建長效扶貧模式

 

“藍美”之所短,正是浙江省供銷社之所長。作為一家純民營企業,“藍美”知名度并不高,因此較難取得社會信任。但供銷社則不同,不僅在社會上人盡皆知,享有很高的信任度,而且在全國擁有十分完善的組織網絡體系。“藍美”完全可以借助供銷社體系,快速進行模式的推廣復制。

3.jpg

在全國扶貧一盤棋中,浙江不僅要完成四川40個縣的扶貧協作,還要對口幫扶貴州等地。長期以來,說到扶貧,各地通常的做法就是給錢給物,但這種做法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貧困問題。邵峰希望利用自己多年研究扶貧的經驗,構建起一種長效扶貧的機制,讓貧困戶永遠脫貧。

這就是秉持合作共建、利益共享理念,按照“政府引導、企業帶動、農戶合作、市場運作”的原則,采取“農戶土地入股保底分紅、幫扶資金折股量化扶貧對象、平臺公司全程技術服務、藍莓果子保證保障收購”的模式。

在這一模式中,共建共享的合作經濟理念體現無遺:一是合作共建種植基地,二是合作興辦加工企業,三是合作拓展銷售渠道。

正是由于采取了這種共建共享的模式,“藍美”一年來快速發展:與四川供銷社下屬企業共同出資組建平臺公司——四川藍之美,依托該公司實施全省藍莓產業扶貧項目;在貴州麻江,依托縣國資公司——麻江縣農文旅,合作推進藍美產業扶貧項目;在安徽懷寧,與安徽獨秀山藍美合作組建平臺公司——安慶藍之美。

據不完全統計,“藍美”目前已經與四川、貴州、安徽、江西、湖南、河南、河北等8個省的數十個縣政府合作開展產業扶貧。僅僅四川和貴州兩省,今后三年內,就將發展藍莓基地20余萬畝。如騾子坡基地,規劃建設2000畝,已經建成800畝。村民通過土地流轉、園區務工、效益分紅可以獲得三大收入,目前帶動93戶貧困戶實現人均增收1380元,全年可實現人均增收1860元。正式投產后,預計可實現貧困戶人均增收3500元以上。

 

“藍莓扶貧模式”的幾點啟示

 

浙江“藍莓扶貧模式”盡管啟動不久,要說完全成功還為時過早,但從初步運行的結果來看,這一模式屬于可持續發展的產業扶貧模式。其模式設計給人諸多啟示。

選準產業是前提。長效扶貧必須依靠產業,普通的產業很難勝任扶貧重任,因此選擇異常關鍵:一要符合綠色健康發展理念,具有較大的成長性;二是產業鏈條要足夠長,加工用途要廣,市場容量要大,經濟效益要高,產能消化要快;三是具有較高的科技含量,高產穩產;四是適栽范圍廣,適種人群多,種植管理簡單,產業服務周到。

農民合作是基礎。現階段,我國扶貧已進入攻堅階段,剩余貧困農戶不僅缺資金、技術,更缺知識、能力,僅依靠一般的幫扶和自身的努力,難以實現脫貧。必須將貧困農戶組織起來,讓貧困農戶加入合作社,在能人帶領下實現脫貧,形成“政府幫扶合作社發展、合作社帶領貧困戶增收”的“合作扶貧”。

公司帶領是關健。現階段,無論是農戶、合作社還是小微企業,其組合資源、發展生產、對接市場的能力,均難以適應現代農業和市場經濟發展的要求。必須要有較強實力的龍頭企業,帶領和服務合作社、小微企業等,發展生產、加工、銷售,形成全產業鏈發展格局。

利益共享是核心。合作共建、利益共享是產業扶貧必須遵循的基本原則。在產業扶貧中,不僅要以合作社形式將貧困戶組織起來,而且要以農業產業化聯合體、農旅一體化綜合體等新型合作經濟形式,將扶貧合作社(含有貧困戶的合作社)、村經濟合作社、小微企業等組織起來,并將政府和社會的幫扶資源折股量化為貧困戶和村經濟合作社的優先股,打造貧困戶、合作社、村經濟合作社、龍頭企業等主體共建共享的全產業鏈利益共同體。

政府支持是保障。扶貧是政府的職責,只有政府大力扶貧、帶頭扶貧,社會各方才會參與扶貧、積極扶貧。尤其是進入消除絕對貧困的攻堅期后,既需要政府大力支持,也需要社會廣泛幫扶,還需要政府和社會轉變扶貧方式,將扶貧資源重點用于扶貧帶動主體上,并將扶貧資源折股量化為扶貧對象持有的股份,讓扶貧對象擁有約定分紅收入、實現增收脫貧。切忌將精準扶貧簡單理解為將扶貧資源直接扶持扶貧對象。


Copy right (c)2012-2020 Lanmei Technologies Inc ALL RIGHT RESERVED

浙ICP備14017670號-1

OEM

技术支持: 杭州云遠科技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
伦乱小说